一場始於《逃犯條例》的抗爭......

起因

2018年2月陳同佳殺人事件

  • 港人陳同佳與女友潘曉穎來台旅遊,發生口角爭執後,陳殺害潘並棄屍逃回香港。
  • 雖然香港有與20國簽有「逃犯移交」協議,但不包含中國、澳門和台灣。
  • 因此香港遲遲無法源將陳同佳送往台灣審查
  • 深入了解:港女來台旅遊失蹤 疑被男友殺害棄屍
2019年2月香港政府提出《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 ( 修訂 ) 條例草案》
簡稱逃犯條例
修法重點

開放向中、澳、臺等司法管轄區移交嫌疑人

  • 將能以「個案形式」把涉及刑事罪的嫌犯引渡至中國、澳門及台灣等地受審,進行法律協助。
  • 先由特區行政長官審議是否移交逃犯,再由法庭做最終決定,不再需經過代議制度審查。
  • 只處理三年刑度以上公訴罪案件,須符合雙重犯罪原則
  • 不處理涉及政治或宗教案件
適用罪刑謀殺誤殺、傷人、性罪行、綁架、刑事恐嚇、販毒、竊盜搶劫、偽造、貪汙、縱火、爆炸品、走私、叛變、偽證、賣淫、重婚、煽惑他人進行危害種族、詐騙、非法入境、賭博等37項。
港人的擔憂
1997年主權移交時,制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確立香港按照一國兩制方針,維持50年不變自治,包括司法權獨立。若《逃犯條例》通過,中國政府可能會藉著此套系統,為香港人羅織罪名,移交中國大陸受審。基本法淪為形式

Q:不是說不會移交政治犯嗎?

  • 但無法預期中國加諸其他罪名,以達到移送政治犯的目的。
  • 例如:因為在網路上發文,便被以「顛覆國家政權」判刑的李明哲事件。
  • 中國司法制度經常因為政治因素無法公正審判,又因為新疆集中營等事件,讓中國在人權紀錄上惡名昭彰。又因為香港行政長官選舉任命過程,受中國政治干預極大,始終無法落實真普選,港府欲修訂《逃犯條例》,亦無法獲得港人完全信任。
抗爭開始
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

在介紹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之前,必須先把時序拉回今(2019)年3月、4月和6月,民間人權陣線(民陣)曾經三度發起遊行,當時民眾的訴求僅有「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  然而,香港特區政府仍執意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並拒絕撤回條例。6月12日示威者佔領金鐘立法會綜合大樓周邊道路抗議,此舉引發示威者與警方發生暴力的衝突,警方向民眾發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立法會因抗議活動推遲辯論,但港府仍表示不會撤回草案。之後在6月16日,民陣發起更大規模的遊行,並在當天提出「五大訴求」雛形......。"
這是整個反送中抗議運動的核心,也是沒有修正過的訴求。
訴求1撤回逃犯條例
修訂案
港府回應7月9日港特首林鄭月娥記者會,主動提出因《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政府相關工作「完全失敗」,表示逃犯條例已經「壽終正寢」。9月4日林鄭月娥透過電視廣播,提出「四大行動」,並表示在立法會復會後,由保安局局長「動議撤回」逃犯條例。
民眾初期提出「追究警察開槍鎮壓」,希望追究警方使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的合理性,但隨著警民對立衝突加劇,民眾要求港府設立由法官領導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來調查警察執法的行為,而非現行制度裡民眾認為行政效率不彰的「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 IPCC)」。
訴求2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方濫權
港府回應有關警方執法行動,應該按既定機制,交由專責的獨立監警會處理,而不應該另設獨立調查委員會。並承諾認真跟進監警會提交的報告建議,為協助監警會履行其職能,監警會已成立國際專家小組,行政長官並委任余黎青萍和林定國加入。
民眾一開始訴求政府撤銷定性6月12日集會為「暴動」,隨著警民衝突加劇,後期加入呼籲政府不再以暴動定性警民衝突。
訴求3撤回對6月12日及其後抗爭活動的
「暴動」定性
港府回應港府表示,沒有對當日集會作任何定性,隨後林鄭重申法律程序上不存在所謂「暴動定性」。但中國的北京政府曾多次稱該示威為「騷亂」,並認為出現「恐怖主義苗頭」,中央政府支持香港政府「依法止暴制亂」。
香港警方至今拘捕超過1453人,以及對200人以上提出控告,民眾呼籲能夠特赦。
訴求4釋放所有被捕抗爭者撤銷其控罪
港府回應指特赦被捕者違反法治精神,根據《基本法》,律政司的刑事檢控決定,必須不受任何干涉,否則有違香港的法治精神。但多次記者會針對記者提問,港府是否會引用緊急法例處理示威浪潮,林鄭皆沒有正面回應。
民眾一開始訴求林鄭月娥下台負責,到示威運動後期,民眾轉為呼籲要求落實「港人治港」的核心,特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全面直接選舉。
訴求5全面落實特首、立法會「真普選」(雙普選)
港府回應林鄭月娥表示將會和所有司局長,走入社區與市民對話。另邀請社會領袖、專家和學者就社會深層次問題進行獨立研究和檢討,並向政府提出建議。林鄭也強調,必須在《基本法》的基礎上,以「務實的態度進行討論」。